鸦獣

沉迷推特
Twitter:@ratswolley

【疑似长篇的狄仁杰第一人称】王朝密令(贰)

开更了开更了!我们要不要也弄个三集死一人,结界留一人的情节呢?因为很想看见狄大人坏掉的样子啊,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什么的(阴暗脸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_(:з」∠)_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不夸张的说,我在书院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笑话。
    每当我踏进门的那一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。
    不是赞许,不是崇拜,而是鄙夷和嘲笑——
“那个家伙竟然来了呀!今天可有好戏看了。”
    他们这么想着 。
    我的同桌还就是万众瞩目的方少爷。
    我们的差距就是珠穆朗玛峰和吐鲁番盆地的海拔差距。
“今天要考背书呢。”他杵着头对我说。
    其他人也捂嘴笑了起来。
    我能做的只有把头埋进书里,越深越好。
    果然开始背书了,所有人都流利地背了下来。每背过一个人,我就越紧张。
  “老师还有一个人没背呢!”那个方少爷一脸兴奋地对老师喊了一句。
  “诶,真的呢!”
  “谁呀?难道他连这都被不下来吗?”
    所有人都装作寻找没背课文的人,其实他们都是明知故问。而目的就是想看那个人出丑———
    也就是我。
    我抓着书的双手抖地越来越厉害,尽管尽量用书挡着头,但还是不时地向外扫几眼。
  “诶,狄仁杰,你好像没有背呢!”那个方少爷一脸领悟到什么一样,笑着看着我。
  “对呀!他没背!”
  “喂,狄仁杰,你可不能临阵脱逃啊!”
    我被推搡着站了起来,双手撑着桌面,头一直低着。尽管根本不记得背的内容,但还是颤抖着嘴唇,握紧双拳,尽力从空旷的脑海中挤出不存在的答案。
    最后,我也只是嘎巴几下嘴,没有发出声音。
    全书院的人都哄堂大笑。
    老师气得吹胡子瞪眼。打了我好几手板把我轰出教室。
    我此时百感交集。
    为什么他们喜欢把矛头指向我?
    为什么他们喜欢看我出洋相?
    为什么他们孤立我?
    或许也有无数人跟我一样,吧。
   

   
    被赶出来不光是耻辱,还有自由。
    我可以忘记刚刚的耻辱;
    从四字框中挣脱出来。
    我快步绕过书院的花花草草,轻快地向花老头走去。
    花老头,因为爱种花所以被叫成花老头(不幸的是,很少有人记得他的真名,包括我。)。
    对于我来说,他什么都知道,见闻广泛。上晓二十四星宿,下晓黄河九曲十八弯。
“你小子又被赶出来啦?”他边抽旱烟边问我。
    我的回答就是坐在地上,默不作声。
    他也不多问,倒是自言自语地来了一句:“上回讲到那儿了?”
  “西域的妖怪,您之前讲西域旅鬼的故事给我听来着。”我托着下巴回应。
  “那你小子晓得西域的青丘狐不?”
  “不晓得。”
  “那我跟你讲,就当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西域听说是闹狐妖了。有人说这狐妖长相丑陋,身材魁梧,有这么高(他在说话时还笔划了一下)诶还有人说这狐妖是个俊秀的青年,专挑年轻皮嫩的小姑娘吃,诶对对对就你这样儿!”他边说还捏了一下我的脸。
  “请说重点,”我拍开了他的手,很生气地说:“我不是女孩子!别开这种玩笑!”
  “好好好,诶……讲到那儿来着……啧啧啧,对了!这狐妖当时轰动一时,想着为民除害的人去过,想收为式神的也去了,诶!都他娘的被吓地抱头鼠窜!连姜子牙那老头儿都亲自去了!你知道的,那姜子牙比谁都恨魔种。可最后,也只是敷衍敷衍就草草归回。那你说这狐妖得他娘的多强啊?是不是啊!说不定你有生之年也会看见这青丘狐妖。”
“开什么玩笑,我怎么可能会遇到?那得是我祖坟进水了我才倒这大霉!别扯了!”
“那可不一定咯。那咱俩打个赌,你要是三十岁之前没碰见狐妖,你就得给我道歉行不?”
“好!一言为定啊。我发誓我三十岁前不会碰见这青丘狐妖,以后也不会!我可不会输的呢!”我拍着胸脯,信誓旦旦地发誓。
  

    (现在再看看我回想起来,我也是真的祖坟进水了啊。还不止进水了!甚至成了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!。)

     回家后我若无其事地隐瞒了书院发的的事。母亲身体日况愈下,我也不想让她知道我是个不肖之子。父亲的早逝,母亲也是一把把我带大,现如今我也是哭笑不得地嘲笑现在的自己——我怎么这么废物!?
    我照例把中药熬好,奇怪的是,最近母亲不准我看她喝药,必须出屋。
   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    它应验了。
    让我措手不及地 放弃了科举。
    让我措手不及离开了这个故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不管我要老虚附体!我要虐!我要悬疑!我要伏笔!我要flag!我要严肃向!
我要多死几个角色(ಡωಡ)hiahiahia (屁)

评论(3)

热度(14)